焦点评论建立特别法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顾敏康

2020-01-17 11:57 焦点

  焦点评论建立特别法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顾敏康自警队新“一哥”上任后,员警执法力度和效率明显提升,以情报为主导有效执法,抓捕大批暴徒。在此环境下,暴徒们开始感觉末日来临,也有迹象表明“退场”或逃逸。

  但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暴乱规模或人数减少,并不意味暴乱已经结束。只要美国等西方国家继续插手香港事务;只要纵暴派继续存在;只要舆情没有根本性扭转,暴乱就不可能在近期停止。

  暴乱趋向缓解,本身是好事,但要恢复法治秩序任重道远。“修例风波”持续超过半年,至今逾7000人被捕。截至去年12月26日,警方实际落案起诉、票控,或直接签保守行为的案件只有1050宗,其中一半被控暴动罪,超过4800宗案件仍在调查阶段。这只能说明两种可能性:一是可能控方检控工作迟缓,需要时间进行证据搜集和甄别工作;二是可能法官办案仍然採用常规程序,排期逐一审理。双方如何加快速度处理案件已经是个不容迴避的问题。而在一般老百姓眼裏,案件迟迟得不到处理,而保释又令大多数暴徒继续招摇过市,这种状态应该是广大民众无法接受的。

  毫无疑问,案件处理迟缓的第一个原因在於律政司检控速度缓慢。员警抓的都是现行犯,证据充分有力。而现在只有一成疑犯被检控,只能说明律政司工作效率太低。网上已经有文章指案件审理速度缓慢的责任在於控方,部分原因竟然是工作粗心。

  西九龙裁判法院在审理去年9月29日金鐘96人被控暴动案件,控罪书竟有10处出错,包括被告中英文姓名有误等,控方需要即场申请将案件押后12个星期审理,而裁判官最后接纳此申请。另一宗近期较瞩目的案件,是大埔18岁青年上周五怀疑拔枪射向警员,他在数天内即被带上法庭,然而控方却申请把案件延至两个多星期后审讯。看来,控方完全有必要组织专门人员,不仅要认真準备检控材料,更应该加班加点处理检控案件。

  面对大量与修例风波有关的案件,法院也理应设立特别法庭,加快审理速度。相比英国法院在半年内处理涉及2011年伦敦骚乱高达2000至3000宗案件的速度,香港法院的法官们应该感到惭愧。律政司要加快检控速度,法院也应该有紧迫感,不能再像平时般处理案件,将案件排期至两至三个月后才审理。

  须知,社会动荡和犯罪猖獗之际,员警、控方、法院均有责任迅速处理案件,让法治重新恢复。员警需要加班加点抓捕罪犯,控方和法院没有理由按照常规工作速度处理案件。2014年9月香港爆发非法“佔中”,发起人戴耀廷及其他八男女被告在四年半后,即去年4月才面对审讯,控方和法院都应该检讨自己的不足之处。

  由於检控和审理速度缓慢,在暴乱持续的情况下,保释不仅显现不出制度的优越性,反而造成不良的社会效应。大量疑犯被放出社会等候审判,这本身就是潜在的危险因素。再加上纵暴派鼓吹法庭判决之前这些人都不是有罪,令参与犯罪者更觉得自己不是罪犯,继续参与暴乱。虽然,法庭判决之前,疑犯不能被视为有罪,但疑犯毕竟是疑犯,在权利上应有所限制。

  尤其是保释条件过於宽鬆,值得检讨。疑犯不仅获得保释,而且可以离境,这是非常危险的做法。从过往的案例看,保释期间或允许去度蜜月的有之,去境外大学交流的有之,去境外开会的有之,去境外上学的有之。凡此种种,不一而论,匪夷所思。但自暴乱发生以来,多个疑犯获保释后再犯案甚至潜逃,保释期间允许离境更是增加潜逃风险。诚如有律师指出:法官在保释方面不能过於宽鬆,要附加具约束力的保释条件,否则让暴徒不受管束,将为社会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也是广大市民所不希望看到的。

上一篇:精彩推荐 下一篇:焦点中日对决!国羽2号女双2-1日本大黑马 决胜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