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军事行政管理权有哪些

2020-02-14 14:44 军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所谓“军事行政管理法”,是指由国家机关和军事机关制定认可的,规定国家和军队进行军事行政管理、调整军事行政管理活动中各种军事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其内容和形式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有关军事行政机关组织和活动原则、方式方面的法律规范,其内容包括军事行政机关的组织、法律地位、基本任务、职责权限、活动原则、工作方式、基本方法以及军事行政机关设置、变更和撤销的程序等。

  (二)有关军队和军人管理方面的法律规范,其内容主要包括:(1)关于军队的日常管理、如军事工作管理、政治工作管理、后勤工作管理、内务管理、保密管用、纪律管理、队列管理等。(2)关于军入管理教育和奖惩。(3)关于武器装备的使用与保管、军需物资的管理和供给、军事征用原则、军费供应要求等。(4)关于军事行政诉讼的原则、范围、审理军事行政诉讼案件的机关以及案件的裁决与执行等。

  (三)有关军事行政管理活动范围内的权利和义务,其内容包括军事行政机关、其他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公民在军事行政管理活动中的权利和义务。

  军事行政管理法作为国家行政法体系的一个分支部门,其表现形式包括法律、法规和规章以及地方性法规等;而作为军队内部管理依据的军事行政管理法,其形式主要是军事法规和军事规章等。

  军队行政管理活动由来已久,实践经验极其丰富,然而这些并没有改变人们对其基本内涵与外延长期存在的模糊认识。这不仅严重困扰了军队行政管理学科理论的建设与发展,制约军队行政管理实践顺利步入理性,而且也影响了整个军队管理科学体系的完善。所以,很有必要对其进行深入分析与探讨。

  军队行政管理,即军队行政。各国军队对其内涵的理解不尽相同。美军解释有两层含义:一是战略、战术之外的一切军事事务的管理与执行;二是军队各单位内部的管理。北约军队的表述与美军相似,只不过他们更强调军队后勤与人事管理。日军认为,军队行政管理是指非直接战斗活动的总称。俄军将管理与指挥视为同一个概念,“指挥”兼有“管理”、“控制”的意思,认为军队指挥或管理包括对战斗行动的指挥和对部属日常活动的管理两部分,而后者既可在平时、也可在战时实施。

  一 我军对军队行政管理的认识久不统一。长期以来,其称谓是五花八门,有直接界定为管理教育的,如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队管理学教程》硕士研究生教材;有称为行政工作管理、行政生活管理、行政事务管理或军事行政管理的;也有回避提军队行政管理,但其实质内容广泛涉及军队行政管理的,如“关于加强军队管理教育工作的决定”。相对权威的表述主要有三种:一是《中国军事百科全书》指出:“行政管理见管理教育。‘管理教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政管理工作,是军队建设中带根本性、全局性的基础工作,是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重要保证。其基本任务是以人民解放军的建军宗旨、方针、原则和有关条令、条例、规章制度为依据,结合日常生活、训练和各项勤务活动对部队实施的管理,培养严格的组织纪律、优良的战斗作风,维护良好的内外关系,建立正规的内务秩序,管好武器装备,预防各类事故。‘管理教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对行政管理工作的独特称谓。把管理和教育融为一体,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行政管理工作的传统和特色。”二 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指出:“行政管理,军队对内部日常事务的管理。主要包括:按照共同条令和有关规章制度,建立和保持正规的战备、训练及其他工作与生活秩序,培养严格的组织纪律性和优良的作风,维护良好的内外关系,管好军事资产,做好安全预防事故工作等。”三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上一版《司令部条例》指出:“组织部队贯彻条令条例,建立正规的战备、训练、工作和生活秩序;管理部队组织编制和军事实力,负责兵员管理教育、保密、档案工作。”四 是人根据马克思关于“行政是国家的组织活动”的论述及地方《行政管理学》解释进行类推,认为军队行政管理是指军队领域中的组织活动。

  从上述简要回顾不难发现,无论外军、我军,对军队行政管理的认识都不一致,甚至不清晰,实质反映了该项研究不够透彻与成熟。通过分析可以发现,我军有代表性的几种表述存在以下不足:一是“军事百科全书”的管理教育说,虽然独具特色,喻意丰富,形成传统,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有益于增强管理的效果;但概念本身绕弯有失规范,字面表述很难发现它与行政之间有缘,尤其是它模糊了与军队管理之间的应有界限,有悖于客观。二是《军语》和《司令部条例》的行政管理说,都明显偏向于对行政管理的狭义理解,只是部分地揭示了军队行政管理的内涵,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它的整体作用,缺乏对其全面、深刻的把握。三是种种表述都未从理论上使人们获得对军队行政管理内涵与外延两方面的清晰完整认识,更缺少对与军队行政管理并列的各种专业管理相互之间的关系描述。因此,以往对军队行政管理的种种阐述,不仅不利于促进该学科理论走向成熟,也难以有效指导军队行政管理实践的高效有序运转。

  通过回顾分析与独立探索,我们认为军队行政管理可以定义为:军队各级管理者运用党和国家赋予或从军队内部获得的行政权力,对军队行政事务进行处理,以促进与保证军队行政目标顺利实现的活动过程。正确把握该定义的基本内涵需要抓住三个要点:一是管理主体必须是获得行政权力的那些机关与人员;二是管理的对象、内容应该是军队的行政事务,而不是其它方面;三是管理的目的是促进与保证军队各项行政目标的顺利实现。

  深刻理解上述定义还须搞清楚军队行政管理的外延,否则难以准确把握其内涵。对其外延理解需要注意两方面:第一,军队行政事务指什么,即军队行政管理的主要任务有哪些?这些任务总体是包罗万象、极其丰富的,主要包括:军队编制体制确立,建设发展规划制定,法规职责明确,岗位任务区分,人员装备调整,纪律秩序维护,检查协调监督和日常事务处理等。同时,军队各级管理者或管理机关无论平时、战时从事任何一项具体工作,都肩负有一定的行政管理职能,负责对所属单位、部门及人员进行行政指挥与控制。

  第二,军队行政管理的目的如何体现,即军队行政管理应该促进和保证哪些行政目标的顺利实现?事实上,这些目标更是丰富多彩、很难穷尽的,经梳理抽象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合理配置和高效利用军队公共资源,即通过目标规划、组织构建等提高军队的整体效能。该目标与行政管理任务对应的是:军队编制体制确立,建设发展规划制定等。二是确保整个军队体系的协调运转,维护良好正规的秩序,巩固提高部队战斗力。此目标与行政管理任务对应的是:法规职责明确,部署任务区分,人员装备调整,纪律秩序维护等。三是检查与督促军队各项专业管理任务的完成,使军队各项具体事务落到实处。该目标与行政管理任务对应的是:检查协调监督和日常事务处理等。整个军队行政管理目标可分为三个层次:一是确保军队整体资源优化配置与高效利用问题,属于宏观层,具有战略方向特性。因此有“军队行政管理是军队建设中带根本性、全局性的基础工作,是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重要保证”之说。二是确保军队体系的协调运转问题,属于中观层,具有承上启下、左右协调的动态特性。三是检查督促与具体事务处理问题,属于微观层,具有操作与反馈特性。

  军队行政管理学的任务,是着眼于军队行政管理的特点与规律进行研究。就目前而言,这方面的探讨还相对薄弱,至今我军还缺乏公开正式出版的军队行政管理学教材,更缺乏对其系统本质的认识。这方面的理论研究不仅明显落后于地方行政管理学发展,而且也未跟上军队管理学和军队各项专业管理学理论研究的前进步伐。这种现象极不正常,也不宜继续下去。因为军队行政管理在总体上影响乃至制约着军队管理各个方面的发展,这也是本文着力探讨的原因之一。

  明确了军队行政管理的基本内涵与外延,有必要理清它与军队管理及其各项具体专业管理之间的正确关系,否则仍会出现要么定义过窄,不能涵盖其该管的范围;要么定义过宽,包含了军队行政管理管不了的部分,造成与其它各项专业管理之间的交叉矛盾。与军队行政管理直接比邻的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与军队管理的关系;二是与其它各项具体专业管理的关系。银河ag真人

  1军队行政管理与军队管理。军队行政管理,要真正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首先必须清楚界定它与其上位概念———军队管理的关系。否则,很容易发生职能范围的摇摆,与军队管理难分彼此。从中外原有军队行政管理定义描述及理解看,这个问题有不同程度的存在。我们认为,全面认识军队行政管理与军队管理的关系,需要把握以下两点:

  (1)军队行政管理是军队管理的一个组成部分,两者不能雷同、混淆。军队管理就实质而言,主要是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军队管理的基础理论,反映军队管理普遍规律性的东西;二是军队的各项具体专业管理,概括阐释军队各项专业管理的一般任务、特点等。这两部分缺一不可。假如没有军队管理普遍规律的揭示,军队管理就难以成为一门独立的科学体系;假如只有基础理论,而没有军队各项具体专业管理,军队管理就会成为没有躯体的空壳,难以形成军队管理的完整体系。也就是说,并不存在能够离开各项专业管理的独立的军队管理,军队管理正是依托军队各项具体专业管理支撑起来的。军队管理中的各项专业管理主要包括:行政管理、军事管理(狭义的)、政治管理、后勤管理、装备管理、科研管理、教育管理、文化管理等。有人把行政管理列入军事管理的范畴。我们认为这是有欠深入与缜密的。军事管理主要有两部分组成:一是战争或战争指导管理,如战略、战役、战术的决策、计划、组织、指挥、控制等;二是平时和战斗间隙组织的军事训练管理,它是直接为战争服务的。这样划分,不仅比较清晰地把军队管理与军队行政管理区别开来,而且也为军队管理、军队行政管理与军事管理分别找到了各自对应的位置。

  (2)军队行政管理是军队管理的主干部分。军队管理好比是一棵完整的树,其由树根、树干和树枝等三部分组成,三个部分共同支撑军队管理系统结构。若往细里划分,树根是由军队管理的基础理论构成,树干是由军队行政管理构成,树枝是由军队其它各项具体专业管理担任。这种区分是基于:①树根是基础,属于树的本源,要为整个树木的生长提供共同的养份。显然,这项任务只能由反映军队管理普遍规律的那个部分担任。缺少树根,树干、树枝都不能存活与生长,也就形不成一棵独立的树。②树干是关键,它是支撑整个树木的主体部分。确定军队行政管理为树干,绝非凭空杜撰,而是因为军队是执行政治任务、为政治目的服务的特殊的武装集团。这种集团无论平时、战时,都必须充分运用党和国家赋予的行政权力实行高度集中统一的指挥与控制。而行政管理正是维护与保持组织高度集中统一的最基本和最有效的手段,这是它的强项与特长,所以军队行政管理是树干。离开行政管理这个强力树干支撑,军队管理这棵大树也无法按照自己的特性生存。正因为军队行政管理处于军队管理的主干部分,所以才导致很多人视线上产生重影,经常分辨不清军队行政管理与军队管理的应有界限,误以为两者可以雷同,从而混淆它们的正确关系。③树枝是重要部分。它是军队管理完成各项具体任务的基本途径。如果失去树枝,只有树根和树干,军队管理也不能完成“光合”作用、实现“开花结果”等,因而也就难以维系树的充分有效生长。树根、树干、树枝共同组成完整的树木它们之间既有职能分工、各自侧重,又有相互关联、彼此协同,从而共同促进与保证整个军队神圣使命的担任与完成。

  (1)军队行政管理对其它各项具体专业管理有重要影响乃至决定作用。军队行政管理与军事、政治、后勤、装备、科研、教育、文化等管理虽然泾渭分明,职能任务有严格的区分,但它们之间又有内在的必然联系。首先,它们都集聚生长在军队管理这个树根上,任何方面都不能独立于树根之外。其次,军队行政管理承担有自己的特殊职能,负责完成相应的管理任务,如决定军队的发展方向目标、结构规模等,这是不同于各项具体专业管理的。再次,军队行政管理作为树干部分,需要向军事、政治、后勤等各项具体专业管理输送营养,直接影响、控制乃至决定它们的生长,成为它们发展的基础和依托。事实上,军队行政管理这个树干具有极强的能动性,它会根据某些客观情况或主观判断,确定哪些专业管理需要优先发展、重点保障;哪些专业管理应该暂缓发展、削弱保障。这样,势必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乃至决定各项专业管理的发展。如我军在一次调整改革中,根据现代科技飞速发展对军事装备的影响越来越大,从而把负责装备管理的机构升格为更高级别的部门,从上至下列入军队新的编制体系之中,较好地促进了我军装备建设发展。这显然是军队行政管理作用的结果。第四,军队行政管理经常渗透到各项专业管理之中,成为它们内部活动的一部分。即军事、政治、后勤 、装备等各项专业管理中,都包含有一定的行政管理任务,这些部门及其管理者需要运用行政手段促进内部任务的完成。

  (2)军队行政管理必须摆正与其它各项专业管理的关系。军队行政管理虽然具有极强的能动性,对其它各项专业管理具有影响和控制作用,但它也不能唯我独尊。因为仅靠行政管理仍然不能完成军队担负的各项具体任务,保证整个军队目标的实现。正如没有树干的树枝不能存活一样,军队行政管理这个树干也需要树枝的“光合”作用反馈供应营养。因此,军队行政管理需要摆正自己的应有位置, 既要充分从军队管理的根系中吮吸养份,增强自身生长;又要不断为其它树枝供应充足营养,尽力为各项专业管理搞好服务保障,促进他们顺利生长,不能出现自我膨胀的畸形发展。即既要积极引导、控制乃至决定其它各项专业管理的发展,使之不偏离正确的方向;又要考虑各项专业管理的内在特性、需求,充分促进它们按照各自个性顺利生长。

  (3)军队行政管理新定义与管理教育传统。如此界定军队行政管理与军队管理及军队其它各项专业管理的地位,并不否定或贬低我军已经形成传统和特色优势的管理教育做法。换言之,在具体实施军队管理、军队行政管理或军队各项专业管理的过程中,完全可以把管理和教育融为一体,使两者有机结合起来,既充分运用管理职能,又积极借助和发挥教育作用,使它们优势互补、紧密结合、互相促进,更好地促进和保证军队各项职责任务的顺利完成。

上一篇:历史问题在我国秦朝历史上:掌管军事的人的职 下一篇:美国特种部队已经渗透到我国西部邻国开展军事